国庆回访之一对一杂谈
添加时间:2013/2/20 9:39:38 浏览次数:2788 来源: 作者:站内作者
        国庆马边的回访已经是一月有余了,关于回访报告,我是几次欲言又止,有许多的话说又不知从何开始。信息的不流畅,抱怨、委屈、困惑和失望一直困扰着我们一对一这种助学方式。
        心桥从05年开始一步步走来,当时同时期一起的民间团队有很多,但像我们这样一直专注于一对一的却不多。一对一是大家乐于接受并喜欢的资助方式,但对于调查和监管者来说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一个孩子的成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孩子在未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之前,城市里的孩子与乡村里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接触的事物不同,却并不会改变那些天性,天真、无邪、贪玩、顽皮等等。一对一并不止于物资的帮助,包含在一对一里面的交往甚至是互助性的。
         http://bbs.xqhelp.com/thread-4650-1-1.html 这里面的故事也许看后大家会很有感触,其实,我们的一对一又何尝不类似于此呢?但是,我们这里却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有些时候我们会静默任由发展,可又如鲠在喉,难受得很。怎么办?
       
        问题在哪?为什么会这般的困扰?我们可以不做这些事,没有人逼迫我们,做并不高尚,不做也不代表可耻。可是我们做了,参与一对一助学的不仅仅是我们志愿者,还有许多许多的来自天南海北的捐助人,大山里的学校、家庭、孩子们,牵手不容易,放手更难。因为艰难就停止不再跟进,便如同万里行那批孩子,于是很多便长成长久的愧疚。
       
        万科在开始亲历亲为去做慈善的时候,他们老总王石说了这么一句话:花钱比赚钱难得多。公益款项要高效合理并不是那么简单,即使分散到我们这样最宽泛的一对一里面,也不是容易的。
       
        现在就来说说我所了解的我们一对一里面的问题及可能的解决办法吧!(无条理信手杂说)
       
        其一、沟通问题
       
        我们的资助方式设计上存在壁垒,导致捐助人习惯单线联系志愿者,往来沟通习惯让志愿者做传话筒。实践证明,这很难做到。我们的志愿者来自西部计划,他们没有什么经验,可能会口水多过实际行动。而刚毕业的大学生到西部,想法是多样的,到西部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每一个助学点通过三五个月沉淀,能坚持并持续做助学的少之又少,能有两三个已经是最佳的状态了。而一线走访调查志愿者在为期一两年的志愿服务结束之后,回到城市就要面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自己都照顾不过来,能继续跟进又是如何的艰难?
       
        于是,我们之前的那种沟通方式就出现极大极限,中断和失去联系的事情便时有发生。在还没有新志愿者接手时候,志愿者和捐助人处于同样的状态,除了邮政和电话外别无它途。
       
        我有资助马边大竹堡的一个孩子,08年他上初中,一直联系不上,干着急了大半个月,之前班主任的电话也不通。最后我是通过114查询了学校电话,然后联系上他现在初中的班主任。
       
        其二、一对一不止于物资
       
        从08年春季开始,国家在义务教育阶段真的开始下定决心推行免费教育,这个我们从各助学点情况来看便知一二。因为没有钱而读不起书的孩子已经是极少数了,可为什么失学率一直存在?
       
        我们曾经在06年花了两个月的时候在融水做调查,当时当地还处于普九攻坚阶段,小学失学率在3%-5%之间,而中学依然高达10%以上,当地在各乡镇设立普九班,给钱、给生活费,从珠三角长三角各大城市里把那些17岁以下的少年和女孩接回来,回到教室,但那种感觉如同软禁,没有几个孩子是愿意的。上至乡镇干部、村屯干部,下至老师,一个个全为此很烦恼。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挂着几个甚至十几个孩子,少一个不仅是扣薪水,甚至职位不保。“一个都不能少”的概念是什么?他们比任何人都有深刻体会。我们曾经也给这些普九班的孩子们上课,感受到的是有些孩子比我们成年,十二三岁开始接触社会,外出三四年已经是个社会老人,而我们当时只不过从学校到志愿服务地,并不算得上进入社会。而还有一些深山里头的女孩,灵秀的大眼睛里掩盖不掉的是已经成为山村妇女的事实。
       
        翻出当时的调查报告,在而今依然适用:一、欠缺劳动力,以农牧为生的民族地区和西部山区,多一个人读书,便少一个人干活,少一分收入,双女户依然是歧视对象(多数少数民族也是执行计划生育的,根据民族人口,生两胎或三胎政策);二、打工潮,读书无用论思想。开放、交通的发展及发达地区劳动密集企业的招工让更多山里人有了出去的机会,而外面一年再苦再累比起家里一年的累死累活所得收入是必然要高一些的,手机、摩托车、彩电、dvd、高音喇叭音响,这些都成为山里人的荣耀和羡慕的对象,怨学情绪在中学孩子里普遍存在,而这一时期又普遍是少年成长的叛逆期;三、高昂的高中和大学学费的担忧,山里的孩子因为贫困,比一般孩子都要早熟一点,有些孩子看看家里的现状,想想那高中和大学学费的遥不可及,早早放弃学业,做着外出打工谋生或的打算了。
         
        这次去到马边的苏坝,情况依然如此。苏坝算得上马边还可以的乡镇,但失学、辍学情况依然严谨,08年调查走访的五十来个孩子,只有十几个还在校。我们不去计较教育的品质、教育资源分配的公平性,不去考虑山高路远、翻山越岭求学的艰难,因为这是没得选择的。要么继续那飘摇的学途,要么打工,做个农民工。
       
        离开马边的时候,我一个劲问自己,怎么办呢?做这些有什么意义?意义又是些什么?有什么动力能够让我们继续下去?城市里那眼花花的选择让我们迷茫,而在这里没得选择的选择呢?
       
        其三、感恩、白眼狼及其他
       
        从我们的心理感受来说,我们做一件事情,总是希望得到回报或者回应的。这种回应无论是物质的也好,还是精神也好,我们不希望一个石头丢下去一点涟漪都没有,否则要么悻悻不快而闪离,要么耿耿于怀要讨个究竟。心里面的失落感或荣耀成就感指导着我们放弃或继续。
       
        我很不喜欢白眼狼这个词,何况是用到孩子身上。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不信任、不理解、不了解而引起的。我们大多数捐助人没有见过这些孩子,也许会很难理解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他们内心里的自卑,我们甚至有过一个高中男孩子因为感受到某种恩赐而自暴自弃的经历,曾经是个多么好多么上进的孩子啊!
       
        我们的感恩不该是某个人对某个人,至少我是这样认为。在马边中学,我见到了那八九个还在上高中的孩子,他们其中有几个初中时候是某一个人同时捐助的,每年这个朋友都会亲自到学校看望他们,和他们沟通。初中毕业的时候他跟他们说:“报职高或职业学校吧,如果报这些学校,就继续资助,如果上高中的话,就不再资助了。”这个想法是很好,对于这些山区贫困的孩子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这样说出来,给这些孩子带来压力,一些原本想读高中的孩子违背自己意愿去上了职高或职业院校,会不会让孩子们以后有所抱怨呢?就像我们小时候抱怨父母那样,这样能称他们为白眼狼吗?
       
         尊重和平等是一对一里该有的内涵,也许我们都不该狭隘地去看待一些问题,更不该用我们的认识去强加给他们。我们有什么理由证明我们认识的世界就比他们更明澈?感恩应该是相互的。
 
论坛精华

咨询交流QQ群
18166721
25279679
14696805
24849867

Copyright © 2000 - 2006 xqhelp.Com 心桥助学 版权所有
鸣谢浙江富阳网提供本站空间
沪ICP备17032759号